伍洲配资

通化信息社

娱乐圈要大地震了?!

2020-07-18 19:02:02

 

伍洲配资奔走相告,小妹的快乐又回来了!

16日,国度影戏局正式宣布,低风险地域影戏院防控到位的话,7月20日起可有序恢复业务。贾樟柯、徐峥、姚晨、王景春纷纷表示“喜大普奔”,并为影戏行业打气,祝愿“全部的影院、影人、观众能重拾信心,扬帆启船”。

同一天,无数影戏节要么延后,要么转战线上的情况下,第23届上海国际影戏节官宣了,7月25日正式开幕。

再加上7月尾的FIRST影展,守望了一月又一月后,属于影戏人和观众的春天,虽迟,但到。

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前几天从影戏界到娱乐圈,人人惶而自危,好像有什么大事就要产生了。

01

网传谈天记载云云断言着,“娱乐圈将巨震,要挂一圈人”。

伍洲配资简朴来说,就是有“新赌王”之称的洗米华,据传有利用赌场之便举行洗钱的举动,导致他的太阳城集团出现财政危急,大量资金被冻结,不仅波及到了昔日投资的影视作品,还牵涉到了多家影视公司巨头、多位互助过的明星……

被扯入的影视公司有博纳影业、泰洋川禾、和颂传媒等,不消小妹多说,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了,而他们旗下的艺人险些占据了头部行列。

若爆料为真,那堪称是税务风浪后的又一娱乐圈大动荡!

但由于所涉情节过于严重,以上的公司们紧急发出了声明↓

博纳影业:发明有人在网络平台存心捏造事实,流传、散发虚伪信息,我们已启动证据保全,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泰洋川禾更是连发声明二连:始终坚持一其中国原则,阻挡统统破裂祖国的行径,也从未参与任何洗钱活动。

16日凌晨,泰洋川禾首创人杨铭则在朋友圈再次回应——

伍洲配资否认网传政治问题,否认网传香港资本,怀疑洗钱的言论是“智商问题”,至于操控媒体以及炸号,更是不存在的。

这边的经纪公司们立刻不迭澄清关系,而那边的太阳城集团老大——洗米华在14日凌晨就录了视频回应,也是很紧急公关了。

洗米华上来就否认了网上听说↓

再来公然财政状态,186亿港元一样平常流动资金+165亿港元银行存款,力证太阳城资金富足,绝对没有危急之类的↓

末了再次夸大,坚持遵法谋划,从未在内地推广或举行博彩业,也从来没有参与地下资金转移↓

同样被牵涉到这次风浪中的另一位大佬,华人置业前主席刘銮雄14日也发作声明,指他及太太陈凯韵,从来没有以任何情势支持社会运动↓

看到这儿,预计各人心里也有许多问号:

伍洲配资能让这么多大佬迅速立刻紧急发声澄清的神秘气力,到底是什么?

而太阳城与博纳影业,这两家可以说是香港和内地的泛娱乐巨头的公司,在影戏这方面又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呢?

02

伍洲配资先来说说博纳影业(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以下简称博纳)。

博纳和中影集团、华谊兄弟齐名,同时也是第一家登岸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海内地影视公司。厥后毅然私有化退市,市值因此发作并一起走高至如今的8.5亿,成为一颗等候IPO的独苗。

这统统都离不开焦点人物,现任董事局主席、总裁以及首创人于冬。

伍洲配资于冬身上有许多个标签:北京影戏学院管理系学生,90年代的50万个影戏刊行员之一,北京影戏制片厂最年轻的刊行科副科长,第一个提出保底刊行模式的业内先行者……

伍洲配资这些要害词正如于冬曾在采访时形容自己的话术,“我从业18年,中国影戏革新举行了18年。博纳的发展和我小我私人的发展,是个挺艰巨的历程,也是影戏产业艰巨崛起的历程。”

颠末了这么多年的发展后,现在的博纳俨然成了一个庞然大物。

根据查询,目前博纳共有5家分支机构、13家全资子公司,涉及院线、影戏刊行、影戏制作、投资管理等领域。

伍洲配资别的,博纳还对外投资了上海亭东影业(即韩寒公司)、和颂传媒、果麦文化等7家公司,其中4家占比到达了70%以上。

而博纳旗下的影院也是开遍了天下巨细都会。

股东层面上,许多明星都手持博纳的股份,好比章子怡、韩寒、黄晓明等人,但是他们的占比都不算多,最多的是黄晓明和张涵予,达0.31%。

伍洲配资博纳影业的发展壮大和港片不无关系。

2003年,内地和香港签署了关于建立更精密经贸关系的摆设,简称CEPA,其中最紧张的内容便是香港影戏,且条件相当利好——香港影戏可以从内地融资,香港资本可以控股内地影院。

徐克、陈可辛、尔冬升等导演开始北上,并在香港影戏人中掀起了潮水,包括厥后的曾国祥也是其中代表。

随后,博纳的投资重心亦开始向“香港制作”偏移:

2006年刘伟强、麦兆辉导演的《伤城》,谭家明导演的《父子》,2007年陈可辛导演的《投名状》,徐克导演的《铁三角》,尔冬升导演的《门徒》等……

直到2009年的陈德森执导的《十月围城》,则是博纳初次在主旋律领域的实验,也是当年最大的一笔投资,总成本计1.05亿。

尔后,博纳渐渐主打起了主旋律,走的是又红又专的路线,诸如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湄公河行动》《红海行动》,以及原计划本年春节档上映的《紧抢救援》等。

伍洲配资但纵然如许,翻看这几年博纳所出品影戏,不难发明遵照的依旧是同一个港味大片公式——“香港导演+内地制片人/制片公司+商业类型化”。

注:标红名字为中国香港籍导演或中国香港籍演员;

表单根据公然资料整理,或有疏漏

伍洲配资疫情期间,影戏界没有新闻,但是博纳副总裁黄巍在北京悠唐广场的纵身一跃,把整个影戏行业都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关于他的死因,博纳影业集团官方说明中称黄巍身体缘故原由长期失眠、心情压抑,另有人说是由于长达160多天的影戏院“不见天日”,也有坊间听说称,和所投影戏的港资断裂有关。

伍洲配资然而斯人已逝,已经没有人可以或许给出回答。

如今影戏院即将迎来复工,只不外再也等不到这位副总裁的复工了。

唯一剩下的,是因港片而兴盛的博纳,如今又由于港片卷入了舆论风浪中。

再说到洗米华,许多人熟悉他可能是由于所在最强小三mandy刘与正宫陈慧玲缠缱绻绵的两女相争。

目前的最新剧情,已经到了洗米华被曝已与用3亿与Mandy分手。

但抛开这些桃色的风骚新闻,洗米华同样是可以或许呼风唤雨的商界大亨。

伍洲配资原名周焯华的他,早年在赌场从事“扒仔”事情,也就是卖力拉客的业务员。厥后被据称是澳门黑帮“教父”尹国驹(混名“崩牙驹”)看中,收作部下,同样也赐了个混名,即洗米华。

伍洲配资但这位教父很快就倒台了,而洗米华则迎着互联网的机遇,在2007年开办了太阳城集团。

伍洲配资既然是上墟市团,旗下的产业便是不胜枚举——先后开设太阳世纪集团、太阳国际金融集团、太阳国际证券、太阳国际财政、太阳娱乐文化、中汇国际流传、太阳臻荟等,涉及房地产、博彩、金融、影视、旅游等多个领域,甚至连暖锅产业都要分一杯羹。

赌王何鸿燊的期间已经竣事,而洗米华由于发展势头相当猛劲,获封“新赌王”。

但是这两年,“新赌王”的路并欠好走……

先是太阳城集团刚在6月披露了2019年年报,总收入约6.12亿人民币,同比下滑22.81%,亏损则到达15.09亿,相比上一年的14.59亿,亏损进一步扩大。两年合计下来,30亿说没就没了。

再来就是这次,不得不连夜录视频,表明自己的坚定信心与态度。

虽然洗米华坚称博彩业从未在内地举行推广,但不能否认他部下的另一门买卖——影戏业,早就进军,且关系不可谓不密切。

伍洲配资2013年,太阳娱乐文化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太阳娱乐)建立,洗米华正式进军娱乐圈,许志安、文咏珊、邓丽欣、薛凯琪、温岚、方力申都是他部下的艺人。

据太阳娱乐官网先容,公司业务涵盖影戏投资、制作及刊行、演唱会、展览与话剧筹谋及管理、艺人管理及培训等。而在影戏投资这一块,“我们投资、制作及刊行凌驾150套影戏,总票房收益凌驾140亿人民币(20亿美元)”。

不外,乍一看势头很猛,但实在其中大有玄机。

03

说到太阳娱乐其中的玄机,2015年这个年份起到了至关紧张的作用。

如果2015年前,博纳影业和太阳娱乐分别是两条影戏界中的平行线,那么这年后,他们由于配互助为某部影戏中的出品/联合出品方,从而有了间接接洽。

2015—2019年,两家公司以每年1—3部的频率配合出品影戏,相当稳定。

伍洲配资5年共计11部影戏,包括我们比力熟悉的《澳家声云》系列、《追龙》系列等。

标红为博纳影业与太阳娱乐均参与的影戏

伍洲配资注:博纳影业参与投资影戏(投资金额多为民间统计)

表单根据公然资料整理,或有疏漏

标红为博纳影业与太阳娱乐均参与的影戏

伍洲配资注:太阳娱乐参与投资影戏(投资金额多为民间统计)

表单根据公然资料整理,或有疏漏

伍洲配资而对于太阳娱乐来说,虽然官网标榜着这几年投资成绩斐然,但绝大多数票房都是靠这些联合出品的影戏撑起来的,单是《红海行动》便孝敬了36亿多,10亿以上的也多达4部。

且这些影戏基本都是博纳“百口上下齐出动”,多家子公司配合参与到影戏的出品、刊行、制作中。

但即便这种情况下,所谓的“高票房”,是否全都真实存在呢?

恐怕,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疑问号。

在2017年的国庆档项目中,由博纳出品的《追龙》,便出现了明显的“异常满场”状态。幽灵场的假象背后,引发了数家媒体关于其票房注水的质疑。

当一部影片的上座率提高了,势必会对其排片率产生积极影响,而《追龙》很有可能便是钻了这个“漏洞”。

无独占偶,2018年上映的《杀破狼》,也再度由于“异常满场”的同样伎俩,引起过不小的争议。

伍洲配资至于剩下的太阳娱乐参与出品、没有博纳身影的影戏中,最高票房不到2亿,更多的在万万、百万级别徘徊。

伍洲配资若是单看太阳娱乐这些年拍过的影戏,则会发明有一个固定的“御用演员”班子:古天乐共出演11次,吴镇宇共出演4次,张孝全共出演3次……

伍洲配资而两家公司除了出品/联合出品这一层间接关系外,另外一层接洽则是,有演员同时出演了两家公司的作品。

好比周冬雨,先是出演了博纳出品的《武林怪兽》,也出演了太阳娱乐出品的《指甲刀人狂魔》。

而她,也并非全然是这两家公司在演员名单上交织上的个例。

除此之外,陈学冬也先后出演了太阳娱乐出品的《巨额来电》,博纳出品的《武林怪兽》;

伍洲配资蒋梦婕先后出演了太阳娱乐出品的《巨额来电》,博纳出品的《三少爷的剑》。

虽然这几部片子单拎出来,都达不到豆瓣评分的及格线;但是,光是从交织名单就可见,博纳和太阳娱乐之间,拥有着一定的精密水平。

作为香港和内地的泛娱乐巨头的公司,太阳城与博纳影业之间的关系确有几分错综庞大,剪不停、理还乱。

虽然这场爆料,尚不能辨别真假,但是可以确认的是——这场“大震荡”,已经开始搅动影戏界,敲响了“警钟”,或将让行业迎来一轮新的洗牌。

影戏市场的秩序需要每小我私人的配合维护,尤其对于生产端而言,如果一旦趟入“漏洞”和“谋利取巧”的浑水。那么终极等来的结果,很可能会是——

万劫不复。

(文章非标注来源的配图来自网络)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通化信息社版权所有

最近股市

强势股

基金重仓股

场外配资

配资玩法

配资成本

配资方

配资机构

配资单位

机构配资